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文化] 下跪磕头是华夏传统礼仪吗?古人跪坐,起立才是重礼

[复制链接]
无事小神仙 发表于 2024-2-11 23: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明天堂人的平常生活中,下跪已根基完全消失,但中国新年时代除外——由于很多地方在贺年时,仍然有下跪磕头的风尚。有的地域是自己家中对尊长下跪,有的地域则是挨家挨户下跪。而这也致使每次过年,网上城市有相关的争议:一派以为这么贺年既未便又不雅,显得落后,应当拔除;另一派则以为这是华夏传统礼节,应当获得宏扬和保存。
实在这一类地方风尚,到底该保存还是该拔除,应当取决于当地人的态度,并不需要远方的网民来为之争辩。可是要说“下跪磕头是华夏传统文化”,那实在是天大的误解:现实上我们明天熟悉的三跪九叩,并非汉人传统礼节,反而是典型的“胡礼”,是辽金元期间从草原传入,并终极在清代定型。
席居时代的重礼是避席礼

而中国上古只要拜礼,拜夸大的是手部行动,很多拜礼头是悬空的,并不需要触地。且拜礼根源于席居,是跪坐时代很是普通的礼节,并没有太强的尊卑差别。众所周知,中国人从商周到汉唐,都是跪坐在席子上的。这一习惯直到现在还保存于日韩和东南亚多国,不外在这些国家现在也是多见于农村,少见于城市了。而中国则是从唐末宋初起头,就改席为凳,从席居时代进入了高脚家具时代。
而席居时代的坐姿,就是小腿及地,臀部放于脚踝处,所谓席地而坐就是如此。现代人类学家发现,跪坐跟坐在椅子上相比,肌肉的活跃度要横跨5-10倍,对腰和背都有益处,是一种很健康的坐姿。但这类坐姿久了轻易小腿酸麻,因而前人就发现了支踵——放于臀手下的独腿小凳子,表面上还是跪坐,但膝盖和脚踝会轻松很多。
这类坐姿在古人看来就是下跪,是一种尊卑感很强的重礼。但是在前人看来却只是在危坐休息,并没有任何施礼的意义。而当前人已经坐好,又要向客人致礼时,会就着跪坐的姿势行揖礼——这就是跪拜了。正因如此,跪拜在前人看来是较普通的轻礼,就是坐着弯了一下腰。比如范雎游说秦昭王时,文献记录昭王“跪而请”。而游说竣事后,则是“范雎再拜,秦王亦再拜”——与之相反,前人暗示尊重的重礼,居然是起立离座站直,称之为“避席礼”。
前人以为下跪是休息,跪拜是轻礼,起立才是重礼,关键就在于行动幅度:现代人休息时习惯坐凳子椅子,起立只是起家的第一个行动,既常见幅度又小,自然会被作为轻礼;而从坐凳子转为下拜,要先起立,然后跪下,最初行拜礼。行动剧烈幅度很大,自然会被视作重礼。而前人休息时原本就是跪坐的,下跪只是坐下或起家时的第一个行动,幅度很小且很平常。下拜也只是坐着的时辰,顺势弯下腰抬个手,也不是大行动,不给人以激烈的尊卑感。反却是起家离座,行动很大而且决心,是很是盛大的礼节。
所以我们看周代到汉代,君臣互拜是很常见的,由于原本就是平常礼节,跟现代人坐着相互鞠躬差不多。君王在封臣民为高官时,甚至要先行拜礼,然后由臣民回拜,这就是“拜将”“拜相”的由来——“汉制,天子为丞相起”,现实上人家享用的不可是君主的拜礼,还有更盛大的起立。而且拜礼最多只能行两遍,也就是所谓的“再拜”。跨越两遍要末是祭天,要末就是讨饶的死囚,不属于正凡人之间的礼节了。
跪拜改成站着鞠躬作揖

故而唐末宋初改席为凳后,汉人平常就拔除了跪礼——由于坐于席上时,跪拜只相当于弯腰作了个揖。所以席坐拔除后,跪拜就自然改成了站着鞠躬作揖。宋代常朝时,官员就不向天子下跪,而是作揖。我们看各类宋代笔记、小说,也处处是“唱喏”“叉手”“万福”,没有向尊者跪拜的。《宋史纪事本末》里,文天祥见了元丞相,长揖不拜,还说:“南之揖,北之跪,予南人行南礼,可赘跪乎?”文天祥所谓的南北,实在就是汉与蒙元之分了。
蒙古风行跪礼

蒙古风行跪礼,跪的顺应范围广:碰头跪,领命跪,叩谢跪。后来窝阔台即位,耶律楚材还将跪礼正式写入典章。元代入主华夏后,就把跪拜礼带了过来。元人姚燧的《牧庵集》记录:“方奏,太史臣皆列跪。” 这一礼节,与元代将君臣视为主奴关系的看法也非常合拍。但是这一风俗影响到的主如果北方地域。元代成书的《事林广记》在先容跪礼时提到,“南方不可此礼,所以要印书发扬”,可见元代时华南就已经很少见到跪拜了。
而元代的跪礼也不是蒙前人初创,当是继续自辽金。《松漠纪闻》记录契丹人的跪拜礼:“契丹男女拜皆同,其一足跪,一足著地,以手动为节,数止于三。”《三朝北盟会编》卷三记录了女真族跪拜礼:“其礼则拱手退身为喏,跪右膝,蹲左膝著地,拱手摇肘,动止于三为拜。”
到了明代,朱元璋屡次命令制止行跪拜礼,规复传统汉族揖礼。《明实录》载“军民施礼尚循胡俗,饮宴行酒多以跪拜为礼...…乃命省臣及礼部官定为仪式,其他一切胡礼,悉禁勿用”。明代天子出行时,官员也是行揖礼,不需要跪拜。很多古画里,明代帝室出巡的时辰公众都可跪可不跪。
满清入主华夏后,跪拜礼又被规复。满洲人作为女真人的一支,保存了辽金以来的胡人跪礼,并众多到无以复加的境界。比如初次发现了三跪九叩,用来作为臣子见天子的大礼。清代百姓见官员须先行跪拜、下级官员晋见级别相差较大的下级时要行跪拜礼等等。这类礼节以北京为焦点向四周分散,而在南方地域影响相对较小。而且现代的拜礼,是左手压右手,然背面放在手上。而清代的磕头是两手支在双方,头在中心往地上磕。
晚清民国期间翻译家包天笑,就在《青州府往事》中记录了这类差别:“青州府中书院后,有一事,感觉很难忍受。即是门生见了教员,一定要‘存候’。所谓存候者,就是屈一膝以施还礼,阿谁风气,是满洲入关带进来的,在北方是流行的,而且他们已习惯成自然,见了尊长,必须如此。即使一天见几次,便请几次的安,在路上碰见,亦当街存候。可是我们南方人,实在感觉不惯。我一到书院,便想鼎新此风。一则,像那种屈膝存候,难免带有奴性。”
明天北方点状散布的跪礼,焦点行动仍然与辽金跪礼还有满清“存候礼”很是接近,特别是阿谁按膝盖的行动。而在传统保存较好的华南,并不存在向活人磕头的礼节,上坟和家祭也较少下跪或磕头。
严禁向活人磕头

我故乡在长江中游,传统礼节就是严禁向活人磕头,跪下磕头只能用于葬礼和祭神。正因如此,向尊长下跪磕头在我故乡是严禁的,由于这个行动同即是在咒人归天。家祭也是从不磕头的,烧纸就好。上坟更是不管辈份和性别,全数只站立抱拳,向墓碑鞠躬三次——究竟长江中游那破天气,坟山上永久是泥雪。
而即使在我故乡的葬礼上,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磕头:寿器要在堂屋停放三天,寿器前摆上遗像、香烛,堂屋门口放一个草垛。来悼念的亲友,进了堂屋就在草垛前停下,尊长、平辈、好友在此抱拳三鞠躬;晚辈则在草垛上跪下,然后对着遗像抱拳三鞠躬,这个行动我故乡就称为“磕头”——但是现实上头就没有动。
辛亥反动后,满清跪礼被废除,它表达的下跪者自我示卑之意消失,而表达尊重与礼敬之意的内在,被北方部分地域保存了下来。现在这已成为一种风尚,并没有什么主奴尊卑,这是究竟。但其并非华夏古礼,也是究竟。假如依照汉族传统,施礼者既然是跪拜,那回礼者就应当跪坐在席子上,最好是也要答拜;假如回礼者是坐椅子,则施礼者就应当站着作揖,断无施礼者跪拜而回礼者坐椅子的事理。
• (本文仅为作者小我概念,不代表本报态度)
南海墨
责编 陈斌


上一篇:29分+27分+25分!放弃高薪,压哨加盟湖人,他渴望助詹眉夺冠
下一篇:自觉相信四驱系统,是对雪地胎的一种欺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活跃网友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APP下载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6-2028 CTLIV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兔生活网  小黑屋| GMT+8, 2024-3-1 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