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文化] 宋朝之后无神仙,为什么他是例外?

[复制链接]
如花美眷抵流年 发表于 2023-12-21 16: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成祖朱棣手下群英聚集,却恰恰给大臣胡濙放置了一个看似不起眼的使命——找人。
永乐五年(1407年),明成祖派胡濙带着朝廷御赐的玺书、香币,外出寻觅仙人“张肮脏”。
张肮脏,即中国道教史上的传奇人物张三丰。明成祖对他推重备至,惋惜无人晓得其着落。
尔后十几年,胡濙为了寻仙,四周游历,打探消息。
依照史乘的说法,明成祖概况上是让胡濙寻仙,现实上是要他“隐查建文帝何在”,“打量民气向背”,带有明显的政治目标,可谓别有用心不在酒。
这可苦了胡濙,一小我要探问两个著名“失落生齿”。
01

有明一代,从明太祖朱元璋起头,便对张三丰推重有加,英宗、宪宗、世宗曾加封张三丰真人、真君等道教封号,赐与其极高礼遇,可谓明代官方认证的“活仙人”。
有些文献记录了张三丰的“神迹”。
相传,他一年四时都穿一件烂蓑衣,满身脏兮兮,成天笑嘻嘻,所以人称“张肮脏”。
作为一个羽士,听说他精通辟谷之术,可数月不食,但吃起饭来食量惊人,瞬息间就能干下一桶饭。
更奇异的故事是,张三丰晚年在宝鸡金台观修行,留下几句谶语,自言将死。未几后,县里的人见他与世长辞,用棺材收殓他,没过几天却发现张三丰已经“起死复生”,跟没事人似的。后来,张三丰又游历四川、湖北、云南、贵州等地,“踪影益奇异”
明代以来的各类野史、别史、笔记、方志、文集、传闻,都有张三丰的行迹。
文献中,张三丰故事的时代布景从宋一向延续到明,时候跨度跨越300年。
因而可知,这是一个典型的“箭垛式人物”
所谓“箭垛式人物”,是胡适的说法,指的是中国现代的历史或传闻人物,获得历代不竭改编,故事如滚雪球似的不竭扩大,很多业绩被归到了其身上。
抛开仙人鬼魅的元素,按照现存文献中的记录,可将张三丰分为三个分歧时代版本的形象:
一是北宋末年;二是宋元之际;三是元末明初。
宋代以后无仙人,为什么他是破例? 第1张图片


02

北宋末年的“张三丰”,是创建武当内家拳的武术宗师。
这个版本的张三丰,出自明末清初思惟家黄宗羲为朋友王征南写的墓志铭。
王征南晚年从军,加入过反清复明的斗争,后来到宁波归隐,恰逢黄宗羲到此讲学,与之结识。由于王征南是个屡立战功的猛人,退休后时不时有人慕名而来,想要找他商讨,著名度堪比叶问宇宙里的叶徒弟。
黄宗羲让第三子黄百家拜王征南为师,进修技艺,而王征南最利害的本事就是武当的内家拳。
王征南归天后,黄百家为自己没能将其内家拳的真髓传承下去而感应怜惜,说:“余既负师长之知,则此术已成广陵散矣,余宁忍哉。”
黄宗羲也深深佩服王征南,因而为其撰写墓志铭,并追溯内家拳的源流。
中华武术门派众多,“南尊武当,北崇少林”,相较于以拳勇著名全国的少林功夫,武当内家拳更讲求以静制动,更重视内功修炼。依照黄宗羲的说法,这类拳术“盖起于宋之张三峰(丰)”
在《王征南墓志铭》中,黄宗羲提到,张三丰是北宋时的武当山炼丹羽士,曾获得宋徽宗的召见,但因受障碍没能入朝。
听说,张三丰晚年精通少林武术,从中交融贯通,钻研新的拳法。后来有一次,张三丰在外出游历途中,梦见道教的仙人真武大帝向他教授了一套拳法。越日早上,一群强盗围住张三丰企图抢劫,张三丰用梦中贯通的拳法和他们比武,成果以一敌百,把这群强盗赶走了。
也有一说,张三丰是在山上修炼时看飞鸟和蛇打架,受启发悟出了内家拳。
尔后,张三丰在持久的修道生活中,将道家理论与武术相连系,开创了内家拳。百年以后,内家拳从武当传播到各地。
可是,黄宗羲的说法,有两个疑点:一是,宋代并没有关于张三丰简直切文献,也没有宋徽宗召见张三丰的记录;二是,若张三丰生活在北宋末年,那他就不成能在两三百年后的元末、明初留下萍踪。
学者徐兆仁以为,黄宗羲笔下活动于北宋末年的“张三峰”和元明间的“张三丰”是分歧的两小我,是先人将这两个形象重合,才以为张三丰既是一位武术大师,又是一代内丹宗匠。
是以,内家拳“盖起于宋之张三峰”的说法,能够只是武术家口耳相传的故事,缺少佐证。
可是,作为一代武术宗师的“张三丰”,在后代不得民气。小说《倚天屠龙记》中,作者金庸按照张三丰开创武当内家拳的传闻,创作了一个武当派掌门张三丰的形象,只是将其活跃年月,从北宋改到了元代。
宋代以后无仙人,为什么他是破例? 第2张图片


03

宋元之际的张三丰,是一个由世俗走向超世的隐者形象。
据传为张三丰所作的自述,说他曾为元代中山博陵县令,后弃官落发,于终南山遇火龙真人教授真诀,习得后赴武当山修炼多年。
对于张三丰是元初人的说法,《明史·张三丰传》提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点,即张三丰与元初名臣刘秉忠师出同门。
刘秉忠是宋末元初的一个奇人,晚年当过居士,后来随僧人前往漠北觐见忽必烈。
经过一番扳谈,忽必烈发现刘秉忠兼备释、道、儒之学,天文、地理、律历、占卜无不精通,可谓全国奇才,便请他留在府中,以平民身份担任谋士。
后来,刘秉忠成为元世祖忽必烈的首席谋臣,也是蒙元帝国的总设想师,在议定国号、典章制度,以及修建元大都(今北京)等事务中发挥不成或缺的感化,因功被封为太保。
宋代以后无仙人,为什么他是破例? 第3张图片


忽必烈在同一全国的进程中获得了很多儒士的支持,张三丰大约就是在这一期间遭到举荐,成为元代官员。
在先人所编的《张三丰全集》中,有张三丰感激师兄刘秉忠提携的话:“公作甚者重贱子,此恩此德提吾耳。”
忽必烈在位时,虽然重用一部分儒士,但仍然在路、府、州、县设达鲁花赤,由蒙前人担任,达鲁花赤职位高,享有特权,难免对汉儒构成压制。
张三丰也许不满于这类畸形的政治形状,因而渐生出世之心,终极去官落发,当了羽士。
可是,张三丰活跃于元初的说法,也存在争议。
史载,为元代立下大功的刘秉忠于元至元十一年(1274年)“无疾危坐而卒”,享年59岁。
假如张三丰和刘秉忠是同时代的人,他做过元代的官,再落发为羽士,那末,张三丰到明初已经快要200岁了,明显不太科学。
故此,《明史》在写到张三丰与元初刘秉忠同师后,还写了一句:“然皆不成考。”
04

张三丰在《明史》中有传,相传其名为全一,别名君宝,三丰是其道号。
《明史·张三丰传》是野史对张三丰生卒年月的考证,也是今朝比力威望的史料根据,其以为“元初与刘秉忠同师”的说法不成考,并以明太祖朱元璋、明成祖朱棣寻觅张三丰作为这篇列传的首要内容。
可见,《明史》偏向于第三个版本,即张三丰是元末明初人。
清人所撰《三丰师长本传》记录,洪武十七年(1384年),也就是大理感通寺的高僧带着一盆山茶和一匹白马入朝觐见、马嘶花放的那一年,爱崇佛、道二教的明太祖朱元璋下诏,征武当羽士张三丰入朝。
诏书下达后,却迟迟找不到张三丰。
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朱元璋下诏“清算”释、道二教,同时派遣三山高道使于四方,告诉他们,“有张玄玄(张三丰道号之一)可请来”。
朱元璋还号令与张三丰有过亲近交往的巨贾沈万三去请张三丰入朝,仍不赴。
朱元璋的第十二子湘王朱柏,封地在荆州,离武当山较近。
朱柏本人深信道教,听说老爸很敬佩张三丰,因而亲身到武当山寻访张三丰,但也访之不遇。
正是由于朱元璋屡次访求,张三丰的名望进一步扩大,其奥秘的行迹也引发了普遍关注。
那末,张三丰去那里了?历史上能否确有其人呢?
间隔张三丰年月较近的明人任自垣在《大岳太和山志》中记录,张三丰于洪武元年来到位于今湖北十堰市的武当山(别名太和山),以后终年在此修行,时代游遍武当诸峰。
任自垣是明代的羽士,永乐年间介入编修《永乐大典》,后来还帮胡濙访寻张三丰的踪影,他的《大岳太和山志》是较早记录张三丰行迹的史料,可信度较高。
听说,张三丰在武当修建草庐居住,收徒传道。由于元末烽火摧毁了武当方圆八百里的大量历史修建,很多宫观沦为废墟。张三丰在武当七十二峰、三十六岩寻幽览胜之余,还带人铲除波折杂草、整理瓦砾砖石,规复了武当九宫八观中的三座宫观。
后来,张三丰云游四海,“拂衣长往,不知所止”
他分开前留下一句话:“此山异日必大兴。”此话预言了明成祖朱棣“北修故宫,南修武当”,将武当山作为皇家境场的风光史。
所以,当朱元璋派人召张三丰入朝时,张三丰能够已不在武当。
宋代以后无仙人,为什么他是破例? 第4张图片


05

一说,朱元璋的第十一子蜀王朱椿在四川见过张三丰。
朱椿被称为“贤王”,“循执礼制,内外唯一”。张三丰入蜀云游时,与其相处和谐,还劝他“志退心虚,乃保无祸”,朱椿依照张三丰的教导为人处世,历经洪武、建文、永乐三朝,公然平安无事。
朱椿曾题《张仙人像》赞之,其中写张三丰的表面,“奇骨森立,美髯戟张。距重阳兮未远,步虚靖之遗芳,飘飘乎仙人之气,皎皎乎冰雪之肠。”这是年月较早的关于张三丰表面描写的笔墨。
别的,沈万三能够在云南再一次见到了张三丰。
《三迤漫笔》载:“三丰道人本万三师”,也就是说沈万三曾拜张三丰为师。
江南巨贾沈万三,是元末明初另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和张三丰一样,他的生平业绩衍生出了多个版本,甚至有人相信,沈万三之所以富有,是学会了点金之术,或传其有个雕虫小技的聚宝盆。这些传闻大都荒诞绝伦。
据明人笔记《云蕉馆纪谈》记录,沈万三致富,最首要还是靠外洋贸易,他“变成海贾,奔走徽、池、宁、太、常、镇豪富间,辗转贸易,致金数百万,因以显富”。
在沈万三荣登富豪榜之前,元代至顺年间,张三丰云游江南,与沈万三相遇并结识。听说,张三丰留给沈万三一句预言,说:“东南王气正盛,当晤子于西南也。”
元末群雄并起,那时已是江南巨富的沈万三帮助朱元璋,出资赏赐三军,还帮朱元璋构筑南都城的外城。
工程完成后,朱元璋对沈万三说:“古有白衣天子,号曰‘素封’,卿之谓也。”口头上暗示感激,背后里却对这个巨富布满了忌惮。帝制时代,溥天之下,难道王土,沈万三却比帝王还有钱,朱元璋固然容不下他。
明代建立后,朱元璋本要罗列罪名杀沈万三,但在马皇后的劝慰下才饶他一命,将其财富没收,放逐到云南放逐。
《张三丰全集》说,沈万三发配云南后,恰逢张三丰分开武当,游于西南。昔时,张三丰预见沈万三穷途末路时将与他在西南相见,这则预言也许是对张三丰的神化,但也说了然道家对于人间民气叵测的看法。
听说,沈万三再度见到张三丰后,经事后者点拨,消解胸中块垒,重新抖擞,率领当地百姓创业致富,连系那时云贵一带“以辣代盐”的情况,用江南腌制技术改良当地的“糟辣椒”。后来,沈万三卒于贵州平越福泉山,张三丰亲身为其挑选一块风水宝地作为墓地。
另一个能证实张三丰现身西南的人,是靖难元勋、隆平侯张信
依照《万历野获编》和《枣林杂俎》等笔记的说法,洪武年间,张信担任普定、平越卫批示佥事等职时,与张三丰私情甚笃。
其中,《万历野获编》说,张三丰是因罪戍平越,张信为其下属。但这一说与洪武年间朱元璋下诏寻访张三丰的说法相冲突,由于,假如张三丰受朱元璋爱崇,就不大能够被罚为戍卒,而假如他被罚为戍卒,那官方必定有记录,朱元璋也不用大费周折找寻他的着落了。
在这个传闻中,张三丰也预言了张信往后将会权贵,他为张信的父亲选了一处墓地,位于岩穴当中,并对张信说,在此下葬,今后你们一家贵不成言。张佩服从他的倡议,但进入岩洞后见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感应惧怕,只是将父亲的遗骨挂于洞中石牛牛角之上。
多年后,张信因在靖难之役站队朱棣,立下功绩,被封为隆平侯。
后来,朱棣命张信负责大修武当山的工程,能够与这一段缘分有关。
永乐十年(1412年),明成祖朱棣下诏敕建武当山,祭拜真武大帝,并在诏书中说:“我自奉天靖难之初,神明显助威灵,感应最多,言说不尽。”
因而,朱棣命张信等大臣率领30万军民、工匠大修武当山,修建武当山宫观,前后历经十三年,将武当山打形成至高无尚的皇室家庙。这一工程之浩荡,堪比同一期间在北京修建的紫禁城,故史称“北建紫禁城,南修武当山”
朱棣对武当山的推重,除了感激真武大帝的护佑外,也是为了彰显自己继续父亲的遗志。
昔时朱元璋访求张三丰而不得,所以,朱棣更要找到张三丰,来证实自己君权神授的正当性。
在敕建武当山的同年,朱棣还下了一道诏书,向奥秘莫测的张三丰暗示敬意:
朕久仰真仙,渴思亲承仪范。尝遣使奉香致书,遍谒名山虔请。真仙道德高尚,超乎万有,体合自然,神妙莫测。朕才质疏庸,德性肤浅,而至诚愿见之心,夙夜不忘……
正是在这一布景下,朱棣屡次派胡濙出巡各地,寻觅张三丰的踪影。
别的,还有一件事让朱棣夙夜难安。当初,朱棣策动靖难之役,从侄子建文帝手中夺取了皇位,雄师攻入京师应天(今江苏南京)后,建文帝却在宫中的大火中不知所踪。
所以,胡濙走遍四方,既是为了访求张三丰的着落,也是为了查明建文帝的生死。
可是,和建文帝着完工谜一样,张三丰在永乐一朝始终没有现身。
有人以为,张三丰早已驾鹤而去,胡濙被委派的使命,是在大费周章地寻觅两个生死不明的人。
宋代以后无仙人,为什么他是破例? 第5张图片


06

朱棣之所以崇敬张三丰,能够还由于一个让很多帝王不能自休的玩意儿。
那就是,朱棣想要追求道教传闻中的永生不老之方,他曾对大臣说:“仙药不服,服凡药耶?”
可是,张三丰却不贪慕世俗的富贵,更不愿将道家金丹等术教授给权贵。
有一段文献记录了张三丰对帝王的看法:“盖帝王自有道,不成以金丹、金液分人主励精图治之思。古来术士酿祸,皆因游仙入朝,为利之阶。登圣真者,决不为唐之叶法善、宋之林灵素也,前车之鉴矣。”
张三丰以为,帝王应专注于政事,而不应当专心去追求所谓的仙家境术,他不愿像唐代的叶法善、宋代的林灵素一样高攀势力,也不愿像现代的很多术士、游仙一样涉足政治,留下骂名。
明初,张三丰“招之不来,觅之不见”,朱元璋、朱棣父子都没有找到他,但有明一代,张三丰被频频加封,获得“通微显化真人”、“韬光尚志真仙”、“清虚元妙真君”等封号,遭到朝野各界的尊奉。
在官方的爱崇之下,官方文献中有关张三丰的记录大量增加,其中不乏假托傅会之说。
作为一个“箭垛式人物”,张三丰在文献记录中行迹飘忽不定、生活时候跨度极长,这很有能够是由于官方将其他奇人异士的业绩也归于他身上。
所以,任继愈在《中国道教史》中说,张三丰是唐代“吕洞宾以来最富魅力的‘活仙人’”。
明代今后的野史中,再没有过这样的人物。
很多人喜好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张三丰。小说连载版的终局特别使人难忘,当一百多岁的张三丰看见郭襄生前留下的手书时,他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阿谁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金庸在创作小说中的张三丰时,能够参考了明代以来的诸多文献,所以,他笔下的张三丰,年高德劭而又不受拘束,品格清高而又侠义心地,正如历史文献中的张三丰,隐居山野,恬澹名利,阔别世俗的是是非非,甚至拒绝天子的召见。
宋代以后无仙人,为什么他是破例? 第6张图片


《大清一统志》中,有一处关于张三丰在武当山修行的记录:
严寒的时节里,张三丰口中嚼着梅花,一边攀缘祝融峰,一边朗诵《庄子·秋水》:“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朝阳升起时,他忽然放声长啸:“云海荡我心胸。”
参考文献:
[明] 张三丰,方春阳点校:《张三丰全集》,浙江古籍出书社,1990
[明]任自垣:《大岳太和山志》,巴蜀书社,1994
[清]张廷玉等:《明史》,中华书局,1974
[清]穆彰阿等:《大清一统志》,上海古籍出书社,2008
任继愈:《中国道教史》,上海群众出书社,1990
徐平:《张三丰生卒年月考及生平考》,《儒道研讨》2014年


上一篇:开国上将杨成武:飞夺泸定桥的开路先锋,击毙日军名将之花于太行山上
下一篇:一加Ace 3来了:首发1.5K东方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活跃网友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APP下载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6-2028 CTLIV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兔生活网  小黑屋| GMT+8, 2024-3-5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