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文化] 满洲人的腐化与堕落

[复制链接]
痞子林 发表于 2024-4-3 12: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洲人的腐蚀与出错 第1张图片


这一阵,我一向在思考一个题目,就是为何勇猛善战的满洲军人,在入关后不到几十年,就敏捷腐蚀了。
《红楼梦》描写的,实在就是满洲战功贵族出错的进程。
第一代宁国公、荣国公都是上阵砍人的,到第三代,就弃武从文了,能考取功名还好,考不上就只能升级沿袭爵位,到了第四代,书也不读了,间接骄奢淫欲,不学无术,全部贾府,根基是一代不如一代,越来越差。
满洲人的腐蚀进程也差不多,第一代是能无双明军的军人,第二代就起头退化,到第三代起头玩弄诗词歌赋,很多旗人诗词比汉民都好。到第四代、第五代,旗人加倍出错,最初成了一群手无缚鸡之力、只会遛鸟的废人。大清衰亡时,过得最惨的就是已经的旗人,由于他们完全没有劳动技术。
乾隆就发现,很多八旗兵士连马都骑不了了,这才夸大“骑射乃满洲底子”,初衷不是要清军放弃火器,而是希望八旗能进修祖先的勇武精神。乾隆期间,为了避免满人继续汉化,一方面提倡满洲旧俗,厉行俭仆。另一方面也对华文化停止打压。
可是乾隆折腾了几十年,也没什么大用,到晚清时,八旗已经完全不胜用了。承平天堂之乱爆发时,八旗完全没有可用之兵,终极大清只能依靠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和汉族军阀的地方军队。这类对军权的下放为此后大清的衰亡埋下了隐患。
而且晚清史有一个现象很成心机,就是满人常常比汉人更夸大“华夷之辩”,那些最守旧,最否决欧化的大臣,常常不是汉臣,而是满臣。这与大清早期的开通,形形色色构成鲜明对照。
明末清初时,陈腐的是明代,而大清则是开通的一方。明代有多陈腐,从几个工作就能看出来。
我们晓得,明代和蒙古是打了很多年仗的,特别是俺答汗在位时更是兵临北都城下,最初怎样处理的,是明代以封贡的名义开设了双边贸易,蒙前人能和汉地做贸易,自然不抢劫了。俺答汗也在名义上效忠明代,以调换明代的岁赏。
也就是说打了近百年,实在就是一个贸易题目,俺答汗底子没有入主华夏的野心。那为什么明代就不能和蒙前人谈判呢?
就是由于明代是一个很是陈腐的朝代,近乎固执的履行华夷之辩,谁提出要和蒙前人议和谁就成为众矢之的,而且明代也不屑于领会蒙前人,对他们缺少最少的尊重,这让明代的交际极端缺少弹性。
到崇祯年间,明代内忧外患那末拮据,都没人敢自动提出议和,崇祯在松锦之战后曾动过和议的动机,便推陈新甲试探,成果工作败事,陈间接在言论压力下被坐牢。
与明代的陈腐相比,大清则形形色色,为了撮合蒙古,皇室之间可以搞联婚,用同等的姻亲关系稳固同盟。为了控制辽东,大清可以大量任用汉人,并吸纳辽东战功团体进入八旗,扩大气力。大清甚至能让李永芳做额驸,给吴三桂封王。
大清这些政策,明代几近都没法实行,比如明代也一度想撮合蒙古制衡后金,但明代由于华夷之辩最多只能给岁赏,不成能联婚。在汉代时,汉人王朝还能以同等的态度看待匈奴,结为亲家,到明代已经完全不成能了。
明代对番将的任用也很僵化,番将始终不被信赖,而且提升瓶颈很大,一失事就把义务推到番将上。比如李如松出塞兵败身死,很多文官就把义务推到一同战死的副将李平胡身上,硬说他是奸细,为何?只由于他是蒙前人,大臣们深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但到了晚清,大清顿时变得堪比明代,也非常的陈腐、缺少弹性。
晚清虽然很多汉人也是守旧派,可是也能找出张之洞、郭嵩涛、徐继畲这样的开通派,而满人开通派屈指可数,奕䜣已经是天花板,那时奕䜣开设进修西洋学科的同文馆,原本想把贵重的机遇赐与八旌旗弟,成果八旌旗弟没人愿意去,只能招了一群贫苦汉人子弟进修洋务。
在与洋人的交际中,满清天子也显得非常陈腐,乾隆由于洋人拒绝双膝跪地而大不悦,从咸丰到同治,更由于跪拜礼的题目死活不见洋人的使者。到慈禧,更是偏执的相信洋人吃小孩,洋人亡我之心不死等谎言,终极酿成了大祸。
满洲人的腐蚀与出错 第2张图片


就是对汉臣的任用,也有所退步,比如曾国藩安定承平天堂,对大清有二天之德,也没能给曾国藩封王,到清末完全依靠汉人了还不愿意分权,终极在辛亥革射中被汉族军阀一同埋葬。
看到这里,我们不由要思考,为什么满洲人腐蚀得如此完全,为什么明显不是汉人的他们,居然变得比汉人更陈腐、更妄想享用。
乾隆帝以为满人的腐蚀满是由于传染了汉人的奢侈生活,忘记了艰辛朴实的传统。乾隆这么说,要末是蠢要末是坏。
他说的这些不外是细枝小节,最重要的是,大清入关后立即进修了明代的君主独裁制度,而独裁主义最隐讳的就是强势的军事贵族阶级,他们宁可自己的根基盘酿成废柴也不愿让他们具有武力积极参政。
大清在入关前,实行的是八王议政,各个旗主都有投票权,皇太极温柔治皇位的发生都是妥协的产物。比如顺治,为啥他作为皇太极九子反而能成为天子?就是多方势力妥协的成果。
皇太弟多尔衮前面是两白旗,皇宗子豪格前面是两黄旗,互不相让,最初多尔衮拉到了管辖镶蓝旗的济尔哈朗,构成了对豪格的上风,可是两黄旗的底线是必须是先帝的儿子继续皇位。最初多尔衮也退一步,改立九子福临做天子,这样自己和济尔哈朗都可以作为摄政王把握大权,支持豪格的两黄旗也不至于过分不满。
满洲人的腐蚀与出错 第3张图片


入关后,顺治和康熙起头重用汉臣,借助汉臣的气力削弱满洲贵族,这才破坏了平衡,多尔衮和鳌拜在新的时代下都成了权臣逆臣,但现实上在八王议政时代,这俩人的行为并无不妥。
不是八旗贵族变了,而是满洲天子慢慢汉化了,他已经不接管自己部落共主的旧身份,已经起头习惯华夏天子的新身份。
康熙起头,君主独裁慢慢建立,满洲贵族的权利慢慢削弱,到乾隆时,满洲贵族和汉臣一样,也只是天子的奴仆了,只是还有一些经济特权和优先提拔的上风。
可以说摧毁八旗“美德”,让满洲人腐蚀的不是汉人,而恰正是满洲天子自己,他已经将这些具有武力的人视为威胁,急于褫夺他们的权利。
这类故事,也不但大清有,大明代和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都出现过。
大明早期,朱元璋设想的制度是让藩王守边,藩王具有领地和军权,那会的藩王都勇猛善战,和明末那群待宰的肥猪完全纷歧样。可是朱棣造反成功后,很称心识到藩王是个威胁。
朱棣为了保护皇权,褫夺了藩王的政治权利,但赐与他们经济特权,他们不用进来工作,不能随意分开地点州县,具有优厚的俸禄。他们成为了损失自在但被经心饲养的吉祥物。
不是藩王们自愿出错,而是天子就希望他们出错,他们不出错天子反而不安心。就跟昔时萧作甚了保全人命受贿一样,只要你自污,天子才会以为你没有野心,放你一马。
路易十四的法国也是如此,路易十三、十四期间最大的成就就是建立了中心集权,褫夺了贵族的政治权利。此后法国各地域,由国王录用的总督治理,他们都是流官,权利来自于国王的恩宠,不会违背国王的号令。贵族在司法系统中的感化也被延续削弱。
落空权利的贵族都被国王集合在凡尔赛宫,为了填补他们在政治上的损失,国王赐与他们免税的经济特权,并发给他们优厚的俸禄。没有政治义务,只要经济特权让法国贵族敏捷腐蚀。现代法餐的诞生,正是由于这一庞大宫庭群体的消耗。
托克维尔提到,贵族权利的削弱也加速了封建庄园的解体,在法国大反动前,大部分的法国农民都是自耕农,已经获得了人身自在,进一步下降了贵族和农民之间的人身凭借关系。

在中世纪时,农民之所以舍弃部分自在是为了调换贵族的庇护,在遭受内奸时贵族需要率领骑士上阵砍人,战争常,贵族也要承当司法职能,处置平常噜苏的官方胶葛。但到法国大反动前,贵族已经损失了以上一切职能。农民不再和贵族发生关系,而是间接和中心政府的权要打交道。
托克维尔就对照过英法贵族的区分,他说英国贵族仍然介上天方治理,并仍以从军为荣,他们遭到公众的尊重,而法国贵族由于不承当任何政治义务,只是纯真的消耗纳税人的税金而被法国公众厌恶。
在这个独裁主义的新时代,权衡贵族虔诚的标准不再是战功,而是对国王的驯服水平,在中世纪,法国贵族将勇敢杀敌看成声誉,但到18世纪,却以伺候国王如厕为荣。
满洲人的腐蚀与出错 第4张图片


看完以上案例,我们可以看到,腐蚀并不满是贵族阶级自动的挑选,而含有相当的被迫成份。究竟,虽然追求好生活是人的天性,但享用不意味着就一定要穷奢极欲、完全躺平,美国的企业家,不也是一边享用一边干事?英国的贵族不也是一边享用下午茶一边上阵杀敌?
贵族阶级也许会有一些人妄想享用,但不成能一切人都做如此挑选,总会有想要干事的人。比如明代正德年间,离朱棣圈禁藩王已经快100年了,明代藩王中还有朱宸濠这类意图招募死士造反的人,到明末,还有隆武、永历这样想复兴的藩王。
可见不管什么时代、什么群体都不会缺少有野心、想干事的人,关键是你的制度能否答应。
贵族的腐蚀,与其说是他们自己出错,比如说是天子希望他们出错。明代藩王、清代八旗、法国贵族,皆是如此。回过甚来,再看乾隆所谓的“规复满洲旧俗”,便感觉非常可笑。
真正形成八旗腐蚀的,从不是汉人,而恰正是乾隆他爷爷,他爹和他自己。率先抛弃满洲旧俗的不是八旗,恰正是天子自己。乾隆的话,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楼,是莫大的虚假。
满洲人的腐蚀与出错 第5张图片



上一篇:传言成真,百亿级“一姐”范妍离职,圆信永丰基金痛失上将
下一篇:郭涛:ChatGPT将开放利用,保障隐私平安成应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活跃网友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APP下载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6-2028 CTLIV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兔生活网  小黑屋| GMT+8, 2024-4-18 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