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文化] 端午话楚辞:离骚的“骚”到底是什么意思?

[复制链接]
快乐的阿飞 发表于 2024-6-7 10: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年端午节,自然少不了划龙舟、系五彩线、点雄黄。而各类风俗活动之外,朗诵楚辞怀念屈原,也是很多人的过节方式。楚辞一切篇章里进场率最高的,不必说必定永久是《离骚》——但是“离骚”这个称号实在希奇,特别是里面的“骚”字,简直不成理喻,却是明天收集风行语还用的字眼。
骚字何意?考古定谳

从汉代至今两千多年,无数学者提出了自己对“骚”的看法,但是都让人感觉牵强傅会。
司马迁是最早诠释离骚一词的学者,《史记·屈原列传》称:“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犹离忧也”。以为“骚”就是“忧伤、忧愁”之意,但没有说为什么,也没提“离”是什么意义;东汉史学家班固则进一步诠释:“离,犹遭也。骚,忧也。明己遭忧作辞也”,以为离是“遭遇”的意义,离骚就是遭遇忧伤;东华文学家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诠释为“离,别也。骚,愁也”,如此“离骚”就成了“别愁”;近代楚辞专家游国恩则以为,离骚是“楚国曲名《劳商》的异写”,则离骚大要属于曲牌一类,没有什么明白寄义。
这众多的假说里,曲牌说被训诂学否认,“别愁”说与原诗文意分歧。“遭忧”说是其中比力说得通的一个,而且司马迁的时代离屈原不外百余年,是以也多被古人援用——但是所谓“最说得通”,也不过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离字诠释为遭遇还好说,究竟“离”可以通“罹”。直到明天,现代汉语还会用“遇难”一词暗示“遭受死难”;可“骚”在古文中历来只要“骚扰、纷扰”的寄义,只要楚辞这一处表忧愁,实在有孤证不立之嫌。而且从司马迁“离骚者,犹离忧也”的“犹”字看,他也不肯定这么说就对,只敢用“如同、就像”这类词模糊诠释一下。
直到上个世纪末,大量楚国竹简的出土,学者们才终究发现——本来离骚的诠释没那末复杂,纯真只是由于秦代人烧书,害得汉代人认错了字……
20世纪60年月,湖北江陵望山一号战国墓,出土了一批楚简,其中有占卜墓仆人能否抱病的内容,用词为“大【又虫】”。这里的【又虫】是一个字,写作上又下虫,现代学者将其隶定为“蚤”字。
到了1993年,湖北荆门又发现一座珍贵楚墓,其中出土了著名的“郭店楚简”,内容甚至包括迄今为止最早版本的《道德经》,一举否认了“疑古派”以为《道德经》系汉代人捏造的假说——而郭店楚简中除了道家典籍,更多的是儒家典籍,有一篇整理者命名为《尊德义》的,其中第28简也出现了【又虫】字:德之流,速乎置【又虫】而传命。
只看高低文,很难肯定这个【又虫】究竟是什么意义。幸亏传世典籍中恰好有可以对照的文句,《孟子•公孙丑上》:“孔子日:德之风行,速于置邮而传命。”由于有文献对读,根基能肯定【又虫】这个字,读音应当与“邮”相通。学者们是以以为,该字是以“又”为声符的形声字,和作为会意字的“蚤”明显分歧——蚤字上面的“叉”,实在是一个手,暗示以手抓虫。其名词形式就是蚤,动词形式即是“搔”。
再回过甚去看江陵望山楚简的【又虫】字,明显也应当读为“邮”才对,而邮字在古文中又经常通作“尤”。碰巧,“离尤”恰好是楚辞中屡次出现的词组,且就在《离骚》篇中也有,即是那句著名的“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这里的尤是错误、怨恨的意义,这个寄义还保存在明天的成语里:比如以儆效尤,效尤就是“学着做错事”的意义。又如怨天尤人,尤就是怨恨,归罪之意。字义演变的链条或是:错误(名词)-把错误归因于,归罪(动词)-怨恨或指责(动词)-怨恨或指责(名词)。
由此学者们得出结论:在战国楚笔墨里,有一个以“又”为声旁,可暗示“邮”或“尤”的字。但这应当是楚国独占的写法,秦国不存在这个字,长得最像的是“蚤”字。秦国灭楚后大举焚书,战国楚辞作品一度中断传播。直到西汉初年,才又经过各类汇集挖掘重见于世。汉初人整理楚辞,一定会将楚笔墨转写为那时通行的秦汉隶书。可以想见,在这个进程中,假如《离骚》的“骚”字原本是写作【又虫】,汉人按照自己的用字习惯,很轻易将其误以为“蚤”字。而“离蚤”又完全读欠亨,因而又加了一个偏旁,就被抄成了《离骚》——是以“离骚”的本义,应当与“离尤”不异,即“遭到指责”。
楚文化、楚辞体

如此再回过甚来看司马迁和班固的诠释,虽然不能说正确,居然也并不算错。“离忧”的说法,确切与“离尤”已只要一线之隔了。这大要由于二人祖上都来自楚地,能够几多还懂点楚语:
按照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追溯,其家属和楚国王室同宗,都是重黎以后。而且司马迁年少时就曾游历楚地,“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闚九疑,浮于沅、湘……过梁、楚以归”;而班固更是间接在《汉书》中自述,其祖上是楚国著名贤相斗榖於菟:“班氏之先,与楚同姓,令尹子文以后也。子文初生,弃于瞢中,而虎乳之。楚人谓乳谷,谓虎于檡,故名谷于檡,字子文。楚人谓虎班,其子以为号。”
西汉东汉最著名的两位史学家,居然都和楚国关系匪浅,可见楚人后裔在汉代影响之大,也难怪楚文化在蒙受秦火后仍然能快速复兴,汉代的文学、诗歌、美术甚至哲学思惟,几近都是继续楚邦本络成长而来。而汉代王室更是以楚人自居,不但第一代刘邦“楚歌楚舞”。甚至一向到献帝退位,一切刘姓宗室留下的诗文,居然都是楚辞体:
汉高祖《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国内兮归故乡”;
汉武帝《秋风辞》“兰有秀兮菊有芳,怀才子兮不能忘”;
汉昭帝《黄鹄歌》“秋素景兮泛洪波,挥纤手兮折芰荷”;
汉灵帝《招商歌》“凉风起兮日照渠”;
汉少帝《悲歌》“天道易兮我何艰,弃万乘兮退守蕃”——这首诗写完就被董卓杀了,后来的汉献帝一首诗都没留下,不晓得是失传了还是不敢写了。
撤除这些著名又文雅的,还有很多很是直白的诗。比如被迫和亲西域的江都公主刘细君,写有《悲愁歌》吐槽刘彻:“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又比如汉初被吕后饿死的赵王刘友,也曾留下绝命诗骂街:“诸吕用事兮刘氏危,迫胁王侯兮强授我妃。我妃既妒兮诬我以恶,谗女乱国兮上曾不寤。”——这两首诗都是很是浅显的大口语,可以完全解除文臣代笔的能够。可见楚辞在他们老刘家眼中,完全就是故乡的小调,大家会唱。
风骚一词,从褒到贬

楚辞既在汉代非常风行,离骚篇也自然传诵一时,和《诗经·国风》齐名。所谓“自汉至魏,四百余年,辞人材子,文体三变……原其飇流所始,莫分歧祖风、骚”——这即是“风骚”一词的由来,意义是汉代以来四百多年,文体虽不竭在变,但仍以《诗经》的《国风》和《楚辞》的《离骚》为楷模。“同祖风骚”也是两汉四百年里,对顶尖文人的最大歌颂。
因而到了唐宋,“风骚”起头泛指文学,比如高适的“晚晴催翰墨,秋兴引风骚”,意义是秋天的情怀和兴会,激起了墨客写诗的爱好。那时还把优异的墨客和文人,称为“骚人、骚客”,《岳阳楼记》里就有“迁客骚人”之句。在中古期间,若能被称赞一句“你好骚啊”,大要就是文学家们的终生胡想了。
到了明清期间,风骚的嘉奖范围继续扩大,又有了在某一范畴领先的意义。墨客赵翼在《论诗》中写道:“山河代有秀士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里的风骚就是指领先,该用法直到明天还保存在成语“独领风骚”中。更进一步,“风骚”一词还引伸出风光、风采、光彩之意。比如《红楼梦》第三回说:“身量修长,体魄风骚”,就是在夸女性容貌美丽。
同时随着明清市井社会成形,印刷术提高,大量浅显话本小说出现。粗口俚语也起头影响文学作品,“风”演酿成了描述男女情爱的词,“骚”则指卖弄风情,风骚引伸出风放逐荡、举止轻佻的意义。这一期间的浅显小说中,大量出现“风骚”的贬义成份。比如明代冯梦龙《醒世恒言》中写道:“那老儿虽然风骚,到底老人家,只好虚应故事,怎能勾满其所欲”;又如明代梁辰鱼《浣纱记·见王》中说:“我为人性情风骚,洞房中最怕寥寂”风骚一词的寄义完全崩坏。
现明天的网友用着“你好骚啊”“骚操纵”“骚断腿”等各色风行语相互讥讽时,生怕难以想到,“骚”原本只是怨恨、非难、错误之意。而从其本义,因误解而酿成高度歌颂,又再崩坏为粗语俗言脏话,最初成了收集风行语,归根结柢居然都是由于暴秦的焚书。这两千多年里的语义流转,假如屈子泉下有知,大要也会来一句“既含涕兮又宜笑”,作为讥讽和感慨吧。
• (本文仅为作者小我概念,不代表本报态度)
南海墨
责编 陈斌


上一篇:临渊一步:中银绒业是若何走到退市边沿的
下一篇:太火爆!储备式国债本日开售,投资者反应“买不到”,为何如此受热捧
 

精彩评论1

正序浏览
 
把话说大了,低调做事不好吗?这下把脸都会大了,影响了集体的脸面,脸上挂不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活跃网友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APP下载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6-2028 CTLIV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兔生活网  小黑屋| GMT+8, 2024-6-15 0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