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新闻] 揭露晚清民国百年词学隐蔽

[复制链接]
mochou3523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揭露晚清民国百年词学隐蔽 第1张图片

《况周颐与晚清民国词学》是彭玉平教授多年深耕密作的一部学术力作。依照古人习惯上的学科分类,此书中的“晚清民国词学”大致相当于我们平常所说的近现代词学,属于近现代文学研讨的一个范畴。新期间以来的中国现代文学研讨不竭越界溯源,最首要的学术取向就是买通近代和现代的学术鸿沟,一方面重新发现近代文学或晚清文学中“被压制的现代性”,另一方面勠力阐释现代文学与近代文学甚至全部中国现代文学的文体或精神渊源。

但现代文学学者所关注的晚清民国文学首要集合在小说范畴,对诗词则不甚关心。其中缘由不外乎是晚清民国的旧体小说大都采用口语写作,与现代新体小说更易交换和买通;而晚清民国旧体诗词大略是白话文学,这就与现代文学研讨中的“新文学情结”相抵牾,一时很难化解。但是正是在这个很难化解的学术领地里,现代文学学者进献庞大,他们把学术视点从唐诗宋词和明诗清词那边迁移至晚清民国诗词领地,有力填补了近现代文学研讨的学术空缺。

词盛于宋,而词学盛于清。清代词学又可大致分为清前中期与晚清民国两个期间。作为晚清民国诗词学研讨范畴中的中坚气力,彭玉平一方面努力于王国维词学研讨——这是为了更好地挖掘晚清民国词学的现代性;另一方面,他又专心于况周颐词学研讨,试图展现晚清民国词学作为中国现代文学传统的重要一脉在现代中国语境中的传承与延长。作者左右开弓,既揭露了看似现代的王国维词学的传统性与民族性,又敞开了貌似传统的况周颐词学的现代性与开放性,由此深入揭露晚清民国词学中现代中隐伏着传统、传统中隐藏着现代的词学史奥秘。

比方作者灵敏地发现,况周颐词学中就有两个相互纠缠、交兵的理论学说:一个是恩师王鹏运亲授的“重拙大”学说,一个是自己作为生命个体最为倾慕的“松秀”说。前一个继续着晚清民国词学的“明流”,即从晚清四大词人王鹏运、况周颐、朱祖谋、郑文焯到赵尊岳、龙榆生、刘永济等民国词学新秀,无不推重南宋词之冠冕吴文英的梦窗词,以为梦窗词是“重拙大”词学的完善载体;后一个则应和着晚清民国词学的“暗流”,以王国维的《人世词话》“境界”说为代表,死力选举唐五代至北宋词,分外吹嘘南唐后主李煜和北宋清真居士周邦彦,故而对吴文英及大受其感染的晚清民国词学支流多有贬抑。正由于心中有两种词学在交兵,相互诘难,相互辩难,况周颐的词学系统中才留下了诸多破绽和裂隙,而只要后之解人材能发覆百年词学隐蔽于全国。

不止于此,在阅读彭氏著作进程中,我恍如看见一个高明的学术侦察在谨慎谨慎而又睿智大胆地勘察着自己的学术领地,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理论盲点或历史误区,势必之侦破、破解尔后快。比方况周颐入民国后以逊清遗老自居,为了排解心里孤独苦闷,他沉沦于捧角听曲,特别是对京剧名旦梅兰芳情之所钟。为此他写下多组“听歌词”,如《清平乐》21首、《减字浣溪沙》5首、《西江月》11首等。这些词作历来缺少学术关注,而早在创作同期就遭到了王国维的訾议,以为除《满路花》一阕外,余不敷观。但彭玉平在这个题目上很苏醒,他并不顺从,而是秉持文本中心之道,将这组词置放于况周颐的浮沉身世中予以考量,从遗民襟曲角度发现了况氏填词之微旨。

此外,他经过在上海图书馆和复旦大学图书馆访读刘承干的《求恕斋日志》,发现了《历代词人考略》一书删订者罗庄的线索。罗庄乃罗振常之女、民国词坛女中作手,家学深厚,词作斐然,昔时王国维和况周颐均对罗庄喜爱有加,愿收为及门门生,但罗振常素不喜况周颐其人其词而对王国维多所钦慕,因而做出拒况而允王的私人决议。惋惜罗氏女最初未列任何一家门墙,后又秀士苦命、风骚云散,这无疑是一件词坛憾事!


上一篇:美国蓝色起源公司完成第二次载人太空飞翔
下一篇:百年瞬间丨69年前的10月14日,上甘岭战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活跃网友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6-2021 CTLIV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兔生活网  小黑屋|GMT+8, 2021-10-20 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