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问答] 若何看待今年智利大选?

[复制链接]
 
此次的智利大选七名候选人聚集了各类百般的政治光谱,包括老左、新左、中心派、新自、极右民粹等等,还挺成心机的,我就来尝试着分析一下吧。
首先要提一点,之前被以为是候选人热门的智利共产党的丹尼尔·贾杜在其所属的右翼选举同盟Apruebo Dignidad(中文译名“赞成庄严”,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进步政党同盟,配合方针就能否决新自在主义,可是里面有康米、右翼民粹、生态政治等派系)中败给了“社会融合”党(Social Convergence,这是个自在意志社会主义政党)的带领人加布里埃尔·博里奇(Gabriel Boric),因尔后者将代表这个选举同盟介入竞选。
今年8月27日,智利大选总统候选人名单正式肯定了,一共七人:右翼的有三人,别离是爱德华多·阿特斯(Eduardo Artés)、加布里埃尔·博里奇·丰特(Gabriel Boric Font)、马可·恩里克斯-大南(Marco Enríquez-Ominami,或称MEO);中心派的亚斯纳·普罗沃斯特(Yasna Provoste);剩下三人属于右翼,别离是何塞·安东尼奥·卡斯特(José Antonio Kast)、佛朗哥·帕里西(Franco Parisi)、塞巴斯蒂安·西歇尔(Sebastián Sichel)。

若何看待今年智利大选? 第1张图片

智利第一轮选举各候选群众调(来历:wiki)

马列、自社与社民,新老右翼的交锋
先来看一下三位右翼候选人吧:
爱德华多·阿特斯应当是一个典型的马列式的右翼了,他的家庭里面有康米、而且听说他祖父还是个安那其。他地点的爱国同盟(UPA)融合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右翼民族主义、反帝/反修和社会进步主义(他本人对女权主义持支持态度,这一点应当比那些典范Old Left要好一些),整体上处在政治光谱的极左端。比力成心机的是,他本人是个朝鲜和委内瑞拉支持者,以为朝鲜的免费住房、免费医疗等等是杰出的典型。固然,也许是由于他的理念确切太左了,他的民调始终没有上5%,究竟对于拉美来说,正统马列的受接待水平是远不如拉丁美洲的21世纪社会主义(Socialism of the 21st century, 连系右翼民粹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的。
加布里埃尔·博里奇,以及他所属的政党“社会融合”以及选举同盟,都比力合适发财国家里面的典型右翼民粹主义界说(以否决新自在主义和第三条门路为导向的民主社会主义,同时融合生态社会主义、自在意志社会主义、女权主义、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等等理念;对于拉美来说,智利和乌拉圭这类人均GDP接近波兰、匈牙利等准发财国家水平的国家,这类政治光谱处在明显左下方的进步右翼政党是比力常见的,这一点区分于厄瓜多尔、玻利维亚以及中美洲的一系列经济不甚发财的拉美国家)。智利在2012年进入高支出经济体以后,经济增速放缓,同时内部贫富差异题目表露了出来,在2019年的圣地亚哥地铁涨价那会儿到达了飞腾,也激发了这类右翼民粹主义的炽热接待(类似于几年前希腊激进右翼同盟、西班牙Podemos的爆红和英国工党科尔宾确被选)。博里奇今朝被视为右翼阵营里面的最强候选人,第一轮选举的民调持久领先且保持在25-30%左右,可是近期有被极右翼的卡斯特跨越的趋向,不外幸亏双方都未到达50%,这样可以撑到第二轮选举。

若何看待今年智利大选? 第2张图片

博里奇(左)和贾杜(右)在今年7月18日配合出现,贾杜决议支持博里奇(图源:Jacobin、Bloomberg)

MEO实在算是一其中心偏左,在2009年之前他一向是智利社会党成员(就是阿连德和巴切莱特地点的阿谁政党),他爸是智利激进右翼游击队“反动右翼活动”的成员,在皮诺切特期间被暗杀了。MEO和智利社会党以及其他拉美国家的支流社民(包括巴西前总统卢拉)连结着不错的关系,可是由于他属于社会党内部的右翼,对于智利社会党经常和持“第三条门路”的基民党合作暗示不满,所以退出了智利社会党,自行建立了进步党(PRO)而且获得了一些中道右翼的支持。这个政党时不时和社会党这类温顺左大概智共之类的激进左缔盟,不外此次总统大选他却是筹算自己参选,但是其民调支持率只是比5%稍微高一些而已。
中心派,民主化遗产留下来的熟人
此次大选的中心派候选人亚斯纳·普罗沃斯特来自于基民党,就是阿谁在皮大帅统治以后转型成中心偏左、经常与社会党以及其他几个具有社民和社自偏向的政党(比如说激进党、争取民主党)结成同盟的政党,他们这回取的名字叫做“新社会公约”(New Social Pact),不外整体上还是在皮大帅下台以后持续执政智利二十年的中右翼Third Way社民执政同盟Concertación的原班人马。客观来说,他们在智利后军独期间促进社会转型进步、成长成一个高支出国家,做出了很大进献(恰好他们的政治光谱和理念也和你韩的新千年民主党、开放百姓党、配合民主党这些支流自在派相当接近)。但是随着第三条门路的破产,以及普罗沃斯特自己在2008年被弹劾的履历,她的支持率一向在15%左右浮动,是智利民主化以来中道右翼选举同盟的最低谷。
后皮诺切特期间的右派,到底有哪些派系呢?
现在把眼光放到右侧的三位候选人:
何塞·安东尼奥·卡斯特可以说是现今智利极右派的代表人物了,其言行态度可以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美国前总统川普相比力,甚至他还对皮诺切特的军政府统治表达过支持(1988年智利公投他支持了皮诺切特留任,现在他筹算赦宥军政府期间的身患老年疾病的人)。他的支持层首要包括右翼守旧民粹主义者、自在意志主义、退休甲士,而且支持小政府、反堕胎、反不法移民等态度,能否是和茶党活动很是像?他所属的政党“智利共和党”以及选举同盟“基督教社会阵线”,也无疑展现了这些特征。三个月前,他的民调才在15%左右,可是现在已经爬升到了30%以上,成为第一轮选举的支持率最高。

若何看待今年智利大选? 第3张图片

上个月的智利反移民游行,反移民议题成为卡斯特的票仓(来历:Guardian、Reuters)

佛朗哥·帕里西所属的政党“群众党”(PDG)是一个中心偏右到右翼的温顺民粹主义政党,具有一定水平的反移民和反全球化偏向,不外它相比典型的右翼民粹来说,具有一定水平的大帐篷(catch-all)偏向,吸引着很多中道大众的支持。帕里西本人自称是一个社会自在主义者,他在2013年加入大选的时辰获得过一部分自力地方党(PRI,中道改良主义)和民族革新(RN)的成员支持,虽然这两个党别离推出或支持了其他候选人。帕里西的支持率此前持久在5-10%盘桓,可是10月末起头逐步跨越了10%,和卡斯特一样成上升趋向,看来右翼民粹确切能在智利吸引到一部分支持层呢。
塞巴斯蒂安·西歇尔本人是一个自力人士,不外他代表的是中心偏右的“智利我们能”选举同盟(Chile Vamos大概Chile Podemos +)。你没看错,Podemos这个词正是西班牙前几年已经风行一时的右翼民粹政党的称号(更偶合的是这个总统候选人的全名Sebastián Iglesias Sichel Ramírez和西班牙Podemos党总书记的名字Pablo Iglesias Turrión的父姓是分歧的,都是Iglesias);但是智利的这个选举同盟是自在守旧主义+经济自在主义,隶属于“国际民主同盟”(IDU,里面有包括美国共和党、英国守旧党、日本自民党、韩国百姓心力、以色列利库德等一系列典范守旧主义政党)。今朝的智利第一位民主转型后的右翼总统皮涅拉就是来自这个党的。西歇尔本人一路头是中道的基民党人,2015年转入百姓党(也是一个社自政党),但在2017年选举时他支持了皮涅拉并于尔后成为自力人士,于2019-20年时代就职皮涅拉政府的社会成长部长。他的支持率一路下跌,从8月份的20%左右降到了现在的10%左右,我估量支持率极能够跑到上面两个右翼民粹候选人那边了。
第二轮选举,右翼上风逐步褪去

若何看待今年智利大选? 第4张图片

智利第二轮选举,博里奇和卡斯特民调(来历:wiki,左上方还包括博里奇和西歇尔的民调,可是随着西歇尔在第一轮的民调下滑,这个民调已经意义不大)

还记得半年前,大师看智利民调的时辰,各路右翼遥遥领先于右翼政党,那时大师感受总统必定在那几个激进右翼政党里面出现了。2019-2020年由于智利地铁票价上涨、皮涅拉政府的败北、私有化、高昂的生活本钱和贫富差异,加上新冠疫情的恶化,使得智利爆发民主化以来最大强度的示威,而且皮涅拉也成为了后皮诺切特期间支持率最低的总统。2020年智利修宪公投的经过和2021年5月的制宪选举,都似乎昭示了智利否决新自在主义的激进右翼势力的突起。
右翼候选人博里奇相对中右候选人西歇尔的上风从8月底的齐平起头逐步拉大,到了9月底博里奇的上风已经到达10%左右;但是当极右的卡斯特突起而且跨越西歇尔,博里奇相对卡斯特的上风逐步下降,从9月底的20%左右起头敏捷被追平并反超,现在卡斯特相对博里奇的上风在5%这样。假如上风能保持到12月初的二轮选举,那末博索纳罗可以说是后继有人了(但是博索纳罗现在的民调被巴西劳工党卢拉吊打,不晓得假如卡斯特赢了,会不会在执政前期像博索纳罗大概朴槿惠那样把守旧派的名声完全搞崩,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题目)。
总而言之,智利以及相当一部分南美国家(包括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南欧国家(西班牙、葡萄牙、希腊),处在一个和东欧后社国家(波兰、匈牙利、俄罗斯)等恰好相反的状态,我感觉可以称之为后右翼军独(不外这里面的葡萄牙不是军独),表示为大大都的选举里面右翼(一般以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为主,阿根廷是正义党里面的基什内尔派系)占据上风,而右翼则偏向处在被动职位。这些国家的右翼在鞭策民主转型进程中起了很高文用,统合了相当一部分自在主义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的政党,使其平稳过渡到了民主社会。可是这些国家的经济不稳定也催生了一些极右翼(比如说西班牙呼声党、希腊金色拂晓和希腊计划党、巴西社会自在党等),未来这些国家会转向后社化还是继续保持社民统治,还是个未知数。


上一篇:观光中的哪一刻你意想到了「这天下比设想中宽广」?
下一篇:全球化布景下跨境电商买卖是若何付出的?
 

精彩评论4

正序浏览
小爷key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的智利大选七名候选人聚集了各种各样的政治光谱,包括老左、新左、中间派、新自、极右民粹等等,还挺有意思的,我就来尝试着分析一下吧。
首先要提一点,之前被认为是候选人热门的智利共产党的丹尼尔·贾杜在其所属的左翼选举联盟Apruebo Dignidad(中文译名“赞成尊严”,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进步政党联盟,共同目标就是反对新自由主义,但是里面有康米、左翼民粹、生态政治等派系)中败给了“社会融合”党(Social Convergence,这是个自由意志社会主义政党)的领导人加布里埃尔·博里奇(Gabriel Boric),因此后者将代表这个选举联盟参与竞选。
今年8月27日,智利大选总统候选人名单正式确定了,一共七人:左翼的有三人,分别是爱德华多·阿特斯(Eduardo Artés)、加布里埃尔·博里奇·丰特(Gabriel Boric Font)、马可·恩里克斯-大南(Marco Enríquez-Ominami,或称MEO);中间派的亚斯纳·普罗沃斯特(Yasna Provoste);剩下三人属于右翼,分别是何塞·安东尼奥·卡斯特(José Antonio Kast)、佛朗哥·帕里西(Franco Parisi)、塞巴斯蒂安·西歇尔(Sebastián Sichel)。

 第9张图片

智利第一轮选举各候选人民调(来源:wiki)

马列、自社与社民,新老左翼的交锋
先来看一下三位左翼候选人吧:
爱德华多·阿特斯应该是一个典型的马列式的左翼了,他的家庭里面有康米、并且据说他祖父还是个安那其。他所在的爱国联盟(UPA)融合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左翼民族主义、反帝/反修和社会进步主义(他本人对女权主义持支持态度,这一点应该比那些经典Old Left要好一些),总体上处在政治光谱的极左端。比较有意思的是,他本人是个朝鲜和委内瑞拉支持者,认为朝鲜的免费住房、免费医疗等等是良好的典范。当然,也许是因为他的理念确实太左了,他的民调始终没有上5%,毕竟对于拉美来说,正统马列的受欢迎程度是远不如拉丁美洲的21世纪社会主义(Socialism of the 21st century, 结合左翼民粹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的。
加布里埃尔·博里奇,以及他所属的政党“社会融合”以及选举联盟,都比较符合发达国家里面的典型左翼民粹主义定义(以反对新自由主义和第三条道路为导向的民主社会主义,同时融合生态社会主义、自由意志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等等理念;对于拉美来说,智利和乌拉圭这种人均GDP接近波兰、匈牙利等准发达国家水平的国家,这类政治光谱处在明显左下方的进步左翼政党是比较常见的,这一点区别于厄瓜多尔、玻利维亚以及中美洲的一系列经济不甚发达的拉美国家)。智利在2012年进入高收入经济体之后,经济增速放缓,同时内部贫富差距问题暴露了出来,在2019年的圣地亚哥地铁涨价那会儿达到了高潮,也引发了这种左翼民粹主义的火热欢迎(类似于几年前希腊激进左翼联盟、西班牙Podemos的爆红和英国工党科尔宾的当选)。博里奇目前被视为左翼阵营里面的最强候选人,第一轮选举的民调长期领先且维持在25-30%左右,但是近期有被极右翼的卡斯特超过的趋势,不过好在双方都未达到50%,这样可以撑到第二轮选举。

 第10张图片

博里奇(左)和贾杜(右)在今年7月18日共同出现,贾杜决定支持博里奇(图源:Jacobin、Bloomberg)

MEO其实算是一个中间偏左,在2009年之前他一直是智利社会党成员(就是阿连德和巴切莱特所在的那个政党),他爸是智利激进左翼游击队“革命左翼运动”的成员,在皮诺切特时期被暗杀了。MEO和智利社会党以及其他拉美国家的主流社民(包括巴西前总统卢拉)保持着不错的关系,但是由于他属于社会党内部的左翼,对于智利社会党经常和持“第三条道路”的基民党合作表示不满,所以退出了智利社会党,自行建立了进步党(PRO)并且获得了一些中道左翼的支持。这个政党时不时和社会党这种温和左或者智共之类的激进左结盟,不过这次总统大选他倒是打算自己参选,然而其民调支持率只是比5%稍微高一些而已。
中间派,民主化遗产留下来的熟人
这次大选的中间派候选人亚斯纳·普罗沃斯特来自于基民党,就是那个在皮大帅统治之后转型成中间偏左、经常与社会党以及其他几个具备社民和社自倾向的政党(比如说激进党、争取民主党)结成联盟的政党,他们这回取的名字叫做“新社会公约”(New Social Pact),不过整体上还是在皮大帅下台之后连续执政智利二十年的中左翼Third Way社民执政联盟Concertación的原班人马。客观来说,他们在智利后军独时期促进社会转型进步、发展成一个高收入国家,做出了很大贡献(恰好他们的政治光谱和理念也和你韩的新千年民主党、开放国民党、共同民主党这些主流自由派相当接近)。然而随着第三条道路的破产,以及普罗沃斯特自己在2008年被弹劾的经历,她的支持率一直在15%左右浮动,是智利民主化以来中道左翼选举联盟的最低谷。
后皮诺切特时期的右派,到底有哪些派系呢?
现在把目光放到右边的三位候选人:
何塞·安东尼奥·卡斯特可以说是当今智利极右派的代表人物了,其言行立场可以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相比较,甚至他还对皮诺切特的军政府统治表达过支持(1988年智利公投他支持了皮诺切特留任,现在他打算赦免军政府时期的身患老年疾病的人)。他的支持层主要包括右翼保守民粹主义者、自由意志主义、退休军人,并且支持小政府、反堕胎、反非法移民等立场,是不是和茶党运动非常像?他所属的政党“智利共和党”以及选举联盟“基督教社会阵线”,也无疑展现了这些特征。三个月前,他的民调才在15%左右,但是现在已经攀升到了30%以上,成为第一轮选举的支持率最高。

 第11张图片

上个月的智利反移民游行,反移民议题成为卡斯特的票仓(来源:Guardian、Reuters)

佛朗哥·帕里西所属的政党“人民党”(PDG)是一个中间偏右到右翼的温和民粹主义政党,具备一定程度的反移民和反全球化倾向,不过它相比典型的右翼民粹来说,具备一定程度的大帐篷(catch-all)倾向,吸引着不少中道群众的支持。帕里西本人自称是一个社会自由主义者,他在2013年参加大选的时候获得过一部分独立地方党(PRI,中道改良主义)和民族革新(RN)的成员支持,尽管这两个党分别推出或支持了其他候选人。帕里西的支持率此前长期在5-10%徘徊,但是10月末开始逐渐超过了10%,和卡斯特一样成上升趋势,看来右翼民粹确实能在智利吸引到一部分支持层呢。
塞巴斯蒂安·西歇尔本人是一个独立人士,不过他代表的是中间偏右的“智利我们能”选举联盟(Chile Vamos或者Chile Podemos +)。你没看错,Podemos这个词正是西班牙前几年曾经风靡一时的左翼民粹政党的名称(更巧合的是这个总统候选人的全名Sebastián Iglesias Sichel Ramírez和西班牙Podemos党总书记的名字Pablo Iglesias Turrión的父姓是一致的,都是Iglesias);然而智利的这个选举联盟是自由保守主义+经济自由主义,隶属于“国际民主联盟”(IDU,里面有包括美国共和党、英国保守党、日本自民党、韩国国民力量、以色列利库德等一系列经典保守主义政党)。目前的智利第一位民主转型后的右翼总统皮涅拉就是来自这个党的。西歇尔本人一开始是中道的基民党人,2015年转入公民党(也是一个社自政党),但在2017年选举时他支持了皮涅拉并于此后成为独立人士,于2019-20年期间就任皮涅拉政府的社会发展部长。他的支持率一路下跌,从8月份的20%左右降到了现在的10%左右,我估计支持率很可能跑到上面两个右翼民粹候选人那里了。
第二轮选举,左翼优势逐渐褪去

 第12张图片

智利第二轮选举,博里奇和卡斯特民调(来源:wiki,左上方还包括博里奇和西歇尔的民调,但是随着西歇尔在第一轮的民调下滑,这个民调已经意义不大)

还记得半年前,大家看智利民调的时候,各路左翼遥遥领先于右翼政党,当时大家感觉总统肯定在那几个激进左翼政党里面出现了。2019-2020年因为智利地铁票价上涨、皮涅拉政府的腐败、私有化、高昂的生活成本和贫富差距,加上新冠疫情的恶化,使得智利爆发民主化以来最大强度的示威,并且皮涅拉也成为了后皮诺切特时期支持率最低的总统。2020年智利修宪公投的通过和2021年5月的制宪选举,都似乎昭示了智利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激进左翼势力的崛起。
左翼候选人博里奇相对中右候选人西歇尔的优势从8月底的齐平开始逐渐拉大,到了9月底博里奇的优势已经达到10%左右;然而当极右的卡斯特崛起并且超过西歇尔,博里奇相对卡斯特的优势逐渐下降,从9月底的20%左右开始迅速被追平并反超,现在卡斯特相对博里奇的优势在5%这样。如果优势能维持到12月初的二轮选举,那么博索纳罗可以说是后继有人了(然而博索纳罗现在的民调被巴西劳工党卢拉吊打,不知道如果卡斯特赢了,会不会在执政后期像博索纳罗或者朴槿惠那样把保守派的名声彻底搞崩,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总而言之,智利以及相当一部分南美国家(包括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南欧国家(西班牙、葡萄牙、希腊),处在一个和东欧后社国家(波兰、匈牙利、俄罗斯)等恰好相反的状态,我觉得可以称之为后右翼军独(不过这里面的葡萄牙不是军独),表现为大多数的选举里面左翼(一般以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为主,阿根廷是正义党里面的基什内尔派系)占据优势,而右翼则偏向处在被动地位。这些国家的左翼在推动民主转型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统合了相当一部分自由主义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的政党,使其平稳过渡到了民主社会。但是这些国家的经济不稳定也催生了一些极右翼(比如说西班牙呼声党、希腊金色黎明和希腊方案党、巴西社会自由党等),未来这些国家会转向后社化还是继续维持社民统治,还是个未知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阿顺717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看待 我越看越觉得这位博里克同志好帅啊...

 第17张图片

加布里埃尔-博里克(Gabriel Boric) wiki图片

 第18张图片

会见选民

 第19张图片

十年前在智利大学期间的照片

今年35岁 18岁进入智利大学法学院 25岁当选智利大学学生会主席并组织学生左翼活动反对社会分配不公平 28岁以其地区第一高票当选国会议员 就算这次他选不上也是前途无量
在任议员期间成功推动智利公投废除皮诺切特时宪法 若当选总统后应该是温和左翼执政 继续消除智利军政府的不良影响 包括彻底结束皮时代开始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关键是...他还真的有可能能选上

 第20张图片

按目前民调进入第二轮对决问题不大

 第21张图片

第二轮投票 大致五五开吧

阿连德总统要是地下有知估计也会感到欣慰吧。

不过如果他真的选上 对华政策而言 应该不是啥好事吧 毕竟左翼喜欢那啥且就其经济理论而言外国投资容易受到冲击 我国现在智利有不少投资 希望到时候也能有一定话语权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东皇盖聂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卡斯特爷爷是二战时的德国国防军上尉,典型的纳粹余孽。二战结束不就就逃到了智利,并且一下子生了9个孩子成了当地一大家族。
卡斯特要是当选的会带来很大疑问,一是如何处理与左翼主导的制宪会议的关系,二是怎样平息马普切人的暴乱问题。马普切问题是智利的老大难了,对于一个纳粹余孽来讲尤其如此,他根本没办法得到马普切人的信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樱桃妹妹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疫情的影响,民粹主义思潮在智利急剧上升,Daniel Jaude和Pamela Jiles(曾经在智利议会火影跑)就是其中的代表,不管谁上任对智利来说都不是好事。由于历史原因,智利一向排斥激进极左,但经历过2019年底的事件和延续至今的疫情,没人知道最终会怎么样。
稍后更新一个智利现有总统候选人的简单介绍。
2021/04/30
纯个人预测,Sichel或者Kast会赢得最后的大选,但是无法组建一个真正团结、有效率的政府。
2021/10/14
更新一下最新动态,因为总统弹劾案,和现任总统很亲密的Sichel基本没戏了,Boric则感染了新冠。我个人觉得还是Kast上台对智利今后更有利,毕竟他主张平息暴乱,恢复经济。希望老天保佑智利吧。
2021/1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活跃网友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6-2021 CTLIV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兔生活网  小黑屋|GMT+8, 2021-11-29 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