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左侧

[分享] 你烦闷过吗?

[复制链接]
 
你烦闷过吗?

你烦闷过吗? 第1张图片



上一篇:焦虑的时辰看看
下一篇:有烦闷症,为什么会出格困?
 

精彩评论10

正序浏览
最主要便宜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得过严重的抑郁症,一度游走在死亡的边缘,甚至跟家人交代过后事。去了医院吃过药,买过书看,也锻炼了身体,信迷信都去过几次,都没有解决问题,最后找到了好的方法完全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甲装坚强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本是坎坎坎坷坷,每一条路都不会顺顺利利,在这个充满压力的社会,有那个没有抑郁过,烦心的事太多,顺心的事太少,我是人不是神,抑郁自然会有的,


 第3张图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踩yd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本人职业是精神科医师,但还就巧了,我还真抑郁过。不过这是在我还在医学院上学的时候。
这里就抛开专业,谈一谈我的经历吧。
我如何发现我抑郁,是在我抑郁已经好转之后了。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抑郁症的“三低”症状。我只是觉得我变得特别懒、特别累,每天都好像在睡梦中长跑了十公里一样,无精打采的。身体的疲劳怎么睡觉也补不回来,而且到后来睡眠质量也是个大问题。精力差直接导致了我的状态特别差,我提不起劲去做任何事,连喜欢看的电影喜欢打的游戏也没了兴趣。每天也不上学,把自己关在家里瘫着,整个生活基调都是寒冷的、灰暗的。那个时候又要准备考研,只能逼迫自己去看根本看不进去的课本。一看书又焦虑地不行,觉得自己完蛋了是个废物了根本考不上了,眼泪就一直不停地流,打湿了一页又一页的复习资料。(现在那本资料我还保存着,透着一股海的味道。)精力差、状态差,我就特别讨厌自己,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都觉得怎么看怎么丑,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失败,简直一无是处。刚好临近毕业,成天又是担心未来找不到工作,赚不到钱,会不会连要饭也没有我的份。甚至焦虑到半夜起来呕吐,吐完又抱着马桶开始哭。那段日子真是伴随着眼泪和黑暗度过的。
其实还有很多当时遇到的问题,因为时间比较久了,我现在已经不是特别清晰了,只记得日子太过于寒冷和困顿。经历过抑郁才知道抑郁可怕,所以现在我对于抑郁症的患者都有那种“我懂我都懂”的共情,并且在面对其他精神障碍患者的时候也能有更多的耐心。这也是我选择精神科的原因。
虽然我现在能力有限,但能帮一个是一个吧。
——大话精神,用科学重塑身心健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tylxxzxj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但我会治抑郁症,一年左右就好了,我亲人得过,我一天天看到眼里,一步步陪着走过来。现在身体很好,就是想想当时就后怕,我也不愿意回想,哪种煎熬是一般人不能接受的,不过一切都好了起来,有些经历过后会变的强大起来,就是自己一定要迈出那片心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梁嘎歪丶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邀请!
我想说,我抑郁过,而且不止一次,不过大多时候比较轻微,也很短暂,很快就过去了。不过呢,也有两次较为严重的情况。
一次是读研究生时,课题实验进行的不顺利,连续3个月没有任何进展,由于担心不能如期完成实验,不能及时写完论文而影响毕业,那段时间自我贬低很严重,认为自己不是做科研的料,不如别人科研能力强,情绪低落,失眠,不爱搭理别人,也不与朋友们交往。多亏一个和我课题有交叉的女同学,给了我一些建议,实验逐渐顺利,如期毕业,这次的抑郁也就好了。
第二次是生完孩子后,当时没有及时识别出,只是感觉自己不会带孩子,有强烈的内疚感,觉得对不起孩子,天天哭,父母和爱人安慰我也完全不听。等到走出这一段,才意识到我当时是产后抑郁症,多亏家人一直支持我,我才没有经历更严重的抑郁问题。
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出自己的这些经历,只是想告诉大家,现代社会,工作,学习,生活压力很大,每个人都不免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不满意,要操心,要焦虑,这些都是正常的情绪,出现了短暂的抑郁,一定要正面积极看待,多与朋友和家人沟通,得到他们的支持,尽快从负面情绪中走出来,避免长期抑郁。
更多健康问题,请关注我的头条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个真实的段子。


我自己在上大学时,也曾在一段时间里情绪低落,生活茫然,感觉不到生活的意义,不光对学习提不起精神,即使是曾经最喜欢的活动也几乎不能让我感到快乐。像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直到后来在一个课外活动中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因为每到周末就可以在同一个场合见上一面,所以每周周末将近时心里就无比期待地小鹿乱撞。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的生活从低落阴暗的状态变回了本该阳光灿烂有盼头的样子。虽然对于那个男生,在相处了一个月后发现其实他并不是适合的人 ,但是我的心情还是走回了有晴有阴的稳定轨道。



 第5张图片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大约每10个人就有一个人在 ta 的一生中可能会经历一次或多次的抑郁。在全球范围内,每年会有三亿人饱受其困扰,而这其中会有 80 万人因其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抑郁症自杀已经成为15-29岁年轻人中的第二大致死原因。抑郁发作中的人,无论做什么都不开心,即使是平时最喜欢的活动,在这个时候都丝毫不能让人提起兴趣,患抑郁的人会产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给自己带来快乐”的感觉。
<img/>

 第6张图片




*需要注意的是,与“郁闷”不同,抑郁的症状要持续两周以上才能诊断为抑郁症。




另一个真实的小故事,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曾经在挺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抑郁期。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最初,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问题,直到有一天,他在总结最近的生活时,惊奇的发现本来很外向的他竟然几个月都没有和任何人出去玩了。每次他答应了要和别人外出吃饭或者是一起去做什么户外活动,自己都在最后一刻满怀愧疚地爽了约,因为那种“就是不想去”的心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看医生了。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着3亿5千万人正在经受抑郁症的折磨或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而双相情感障碍的人数则约为6千万。



抑郁症会导致大脑中负责记忆的海马体神经元发生约 20% 的凋亡,所以在抑郁症病人中,很大一部分人会出现认知损失,比如记忆力、注意力下降,难以作决策的现象等等。有近一半的抑郁症或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即使是在的症状得到缓解后,他们这些受损的认知功能仍得不到恢复。因此,这类人会明显感觉到自己思维变得比较模糊了,似乎脑子不像得抑郁之前那么清楚了。



科学家发现,肾脏分泌的促红细胞生成素能够有效增强抑郁症病人的认知能力,而这中效果在6个星期后仍然能得以维持。通常情况下,促红细胞生成素被用于提高运动员的运动表现。现在新的发现是,在重性抑郁病人中也有促红细胞生成素不错的改善认知能力效果。但要注意,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服用这种激素的,如吸烟的人或者有血栓病史的人,这是因为促红细胞生成素会增加人们血液中红细胞的密度。


处于抑郁期中的人常有的一个典型体验是就是“内疚”“自责”



抑郁期间,他们内心“充满负能量”的人们常常会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不够好甚至一无是处;他们想要向别人倾吐自己内心的痛苦和无助,却又害怕给别人造成麻烦,觉得对不起别人;他们希望自己可以做好本职工作,好好生活,但是抑郁造成的心理能量缺乏却又令他们感到力不从心,于是无助和后悔就因此积增,有人还会因此变得憎恨自己……我就像曾经收到过的一个读者的留言说:



“其实,如果能说得出来,抑郁症也不会到自杀的地步。有些时候对于抑郁症病人来说就是,说出来矫情,或者一直不断地重复着别人觉得根本不以为然的痛苦,然后每次在要说出口时就又不想说了。”




抑郁会不知不觉地体现在抑郁患者各个方面的行为上,如在平时里常有深深的“叹气样呼吸”,表情减少,肩膀下垂,脚步沉重等等。


有的时候,抑郁症患者还会产生一些明显不真实的消极念头,或是出现幻觉。今天的第三个真实小故事:


若干年前,有一个远渡重洋去大洋洲留学的朋友,在我们好几年没联系后,有一天她突然在网上和我聊起来。她告诉我她之前得了抑郁症。她说,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洗澡的时候总听到人的说话声,但关了水后这声音也就消失了。她一个人住,很害怕是不是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我告诉她,幻觉也是抑郁症患者可能出现的症状。



遗传在得抑郁症的原因中自然脱不了干系,遗传在抑郁中的贡献约是40%。也就是说,个人在其一生中会不会得抑郁症,40%是由遗传决定的,而剩下60%大头,则是由各种各样的环境因素组成。


大脑中血清素的失衡是导致抑郁的关键因素




大脑中各种神经激素并非简单的越少越好或者越多越好,各种激素互相之间维持平衡很重要。大脑中的一种 G2 蛋白负责将血清素转化成 RAC1蛋白,进而促进脑源性神经生长因子(促进大脑神经发育,调节神经元可塑性)的合成。假若人们长期处于慢性压力环境下(一直不和谐的婚姻生活,得不到重视的工作环境,没有朋友,被社交孤立的学校生活等等),大脑分泌的 TG2 蛋白会增多,而这一过程就会令我们调节情绪的能力降低。



过高的 TG2 会得大脑中血清素浓度过低,导致神经元之间的交流不畅,从而令人产生“心力交瘁”的抑郁症状。在对小鼠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就发现:大脑中TG2蛋白增多会引起神经元萎缩,以及 TrkB 分子水平降低,进而使得神经元之间的连接功能受损。而神经元之间的这种有效的连接正是维持动物正常认知和情绪活动的生理基础。


睡眠也是抑郁症的另一大重要影响因素




 第7张图片





大约有 3/4 的抑郁症患者都有着失眠的症状。另外,有 40% 的年轻抑郁症患者和 10% 的中年抑郁症患者都有着过度睡眠的问题。



抑郁症患者会每天在早早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或者会变得很嗜睡,他们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人口统计学的调查就发现:不抑郁的人如果有失眠的问题也会增加这类人患上抑郁症的风险。此外,失眠还会增加抑郁症患者自杀的可能性。如果附着在抑郁上的失眠问题能够被治愈,抑郁患者全面康复的机会很可能会提高一倍。


不过,不是所有睡眠不足的人都会更倾向得抑郁的。




2017年时,美国杜克大学对 1000 多名在校大学生进行了大脑核磁共振扫描检查,在扫描的同时,这些学生被要求完成一个奖赏性的任务。结果显示:那些大脑腹侧纹状体对奖赏比较敏感的人,他们平时的情绪也更不容易受到不良睡眠的影响。即使是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这些人也不容易产生消极情绪。科学家猜测,这很可能的原因是这些人更容易受到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小确幸”的激励,这也就弥补了晚上的睡眠不足。



有趣的是,“睡眠剥夺”却是出人意料的,非常有效的快速改善抑郁的方法,这对50~70%的抑郁症患者都有在 24 小时内立竿见影的效果。常规抗抑郁药物通常需要六到八周才能起效,相比起这漫长的等待时间,睡眠剥夺的效果简直好太多了。不过睡眠剥夺起见效快,失效也快。剥夺睡眠的操作方式一般是让抑郁患者保持 36 小时清醒不睡觉;或是让患者一天只睡 3-4 个小时,然后在第二天中保持20-21个小时的清醒状态。在这保持清醒的20多个小时中,大部分抑郁症患者的抑郁症状会得到明显的改善。但是通常 24 小时,在患者睡了一觉醒来后,他们振奋心情的效果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睡眠剥夺疗法在实际操作中似乎是不太现实的。


那么,睡眠剥夺在大脑中是发挥了什么机制,从而起到了振奋抑郁患者心情的作用呢?



科学家发现:这种效果可能是大脑中的星状细胞产生的腺苷作用于神经元的腺苷受体带来的。在一个实验中,实验员直接刺激小老鼠神经元的腺苷受体,这些小老鼠在正常睡觉之后的 48 小时心情和行为都得到了明显的提升。


日照时间的长短也是影响抑郁的一个因素




 第8张图片





有一种特殊的抑郁类型叫做“纬度性抑郁症”,这种抑郁高发与住在高纬度地区的人群中。顾名思义,由于日照时间短,高纬度地区的人更容易得抑郁症。类似的“季节性抑郁症”,往往高发于日照时间短的冬季。



在一个研究中,科学家把小老鼠放在黑暗的环境中连续生活了4周。四周后,这些小老鼠的免疫表达发生了改变,它们大脑中的海马体齿状回细胞(负责认知和记忆能力,是成年后大脑神经元唯一还会继续增殖的区域)的增殖也减少了,小老鼠们也变得抑郁了。

对此,增加光照时间以及多参加户外活动,被大量的研究证明可以有效缓解抑郁和抑郁情绪。


生活环境会影响得抑郁症的可能性




 第9张图片





同样是人口统计学研究发现:单独居住使得人们得抑郁症的几率增加近一倍。



而从性别的角度来说:工作不景气、缺乏来自亲友的社会支持会增加男性得抑郁症的可能;而居住条件差、没钱、缺乏教育则是女生得抑郁症的关键因素。所以普遍情况下,居住条件对女生的情绪健康很重要,而来自家庭和配偶的支持性社交则对男生更为重要。



网络社交媒体似乎和抑郁症有关




 第10张图片





随着网络社交媒体的普及,科学家发现:年轻人频繁使用网络社交媒体似乎和抑郁症有关。



最流利于社交媒体的人得抑郁的概率是不常玩社交媒体的人的2.7倍。但社交媒体的使用和抑郁症似乎是互为因果的关系。一方面,有抑郁倾向的人可能更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填补真实世界的空虚感;另外一方面,经常使用社交媒体会令人产生一种“别人都活得很好,只有我的生活这么失败”的错觉,嫉妒或者心理不平衡也就因此滋生。



此外,每天在社交媒体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会让人产生因白白浪费了时间的自责感;经常使用社交媒体有着更大可能遭遇网络欺凌,增加抑郁的风险。


男女皆有的产后抑郁




 第11张图片





新为人父母也会增加男性、女性患上抑郁症的风险,这叫做产后抑郁。常见的产后抑郁的症状有:莫名感到极度的悲伤,缺乏能量,焦虑,睡眠和饮食习惯改变,经常哭和易激惹等等。



产后抑郁通常会在新生儿出生后的一周到一个月之间发生。女生患上产后抑郁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身体激素的大幅变化,睡眠不足以及自身社会角色的巨大变化带来的不适应等等。



不难想象产后抑郁会大大影响到夫妻双方对婚姻满意度,但是少有人知的是产后抑郁也会影响孩子的大脑发育。此外,以往产后抑郁被认为是女性在生孩子之后“特有的“一种抑郁,因此男性往往被当作是既得利益者,或着至少是个旁观者。在这妻子患上产后抑郁期间,社会对男性的期待是他们能在妻子产后能提供足够的谅解和照顾。因此,从前我们普遍认为,男生似乎和产后抑郁这个词沾不上边。


而事实上,在有了新生儿出生的第一年中,男性出现产后抑郁的概率是约为4%-25%,并且男性出现产后抑郁的时间容易和女性的发生重叠。



新父亲的产后抑郁同样会影响到孩子的行为和心理健康,以及增加婚姻关系的冲突。比起母亲,父亲的焦虑和抑郁还可能转化成家庭暴力,使女性受到伤害。



男性在初为人父时的面临的过大压力,缺少抚养后代所需要的社会支持或者觉得被排除在母子连接之外都会增加男性患上产后抑郁的可能性。



在读博士期间,我隔壁组的一个女生就是研究这个问题的。第一次她告诉我她研究男生的产后抑郁时,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重复了一遍:男生的产后抑郁?这个同学云淡风轻地说:是啊。我在确定自己没听错后兴趣立马大增,所以赶紧搬了个小板凳坐到她身边,请她具体讲讲为什么男生会有产后抑郁?男生的产后抑郁长啥样?



她告诉我,不少男性在妻子生产后都会经历产后抑郁。老公会觉得郁郁寡欢,生无可恋。但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男生也是会有产后抑郁的”这件事,所以他们对自己的反应也是十分懵。再加上不少男生不善言辞的性格,平时吐槽分享对象只有自己老婆,而在老婆生了孩子之后,以前的待遇一下子就全没了。有意思的是,同学还告诉我,在访谈中许多男生只会说:”我老婆自从生了孩子就只顾孩子,也不怎么理我了,我心情很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抑郁症与大脑研究




 第12张图片




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研究发现:抑郁症往往伴随着大脑和躯体的免疫反应。



因此,将抑郁症比作是“一场身体的大病或者感冒”并不为过。不过,这场“重感冒”对抑郁症患者来说,想要扛过并不容易。回忆一下就不难体会了,在我们都有过发烧到39.8度的日子里,头脑昏昏沉沉,什么都不想吃,没力气做任何事,甚至看电视、刷手机都力不从心。而在那烧的最厉害的日子里,我们连觉也睡不好,就算睡着总是很容易醒来,更别提什么注意力和记忆力了。



不同的是,重感冒时我们知道身体生病了,尽管这几天能可能会做不了什么事,但只要休息好,这场病总有过去的一天,病好了又是一条好汉。但抑郁症则往往应找不到对应的明显躯体症状,而让人不知所措、无从归因,于是人们就会逼着自己“正常”的样子,尽管他们内心正感动无比恐惧,怀疑会不会有真正“好”的那一天。



大脑核磁共振成像的研究显示:抑郁症患者的大脑功能和正常人不同。



复旦大学曾对1000多人进行了大脑核磁共振扫描,这个研究发现:负责感知奖赏缺失的大脑的眶额叶皮层会受到抑郁症的影响。换句话说,在抑郁症患者没有得到他们期待的奖赏时,他们会倍加失望。



眶额叶皮层也和大脑中负责自我感受的区域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使得抑郁症病人在没有得到外界奖赏反馈时,会产生个人发生重大损失和自尊受损的感觉了。



此外,抑郁症患者的大脑结构似乎也和一般人不同。来自英国爱丁堡大学的研究员在扫描了 3000 多个参与者的大脑白质纤维后发现:抑郁症患者大脑白质整合性低于一般人。


关于抑郁症的猜想




 第13张图片





抑郁症会导致自杀,那么为什么这种精神疾病会在人类进化中一直保持高比例?



在科学界有一种理论是这样说的:抑郁基因优势就在于保护人不得传染病。



在人类历史中,病毒细菌感染曾造成最恐怖的杀戮。但抑郁基因会令人疲倦厌食,且不愿参加社交,这反而就保护得抑郁症的人免受传染,是人类的基因得以延续。、


参考文献:

[1] Kamilla W Miskowiak,  et al. Effects of erythropoietin on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neurocognitive deficits in depression and bipolar disorder. Trials. 2010 Oct 13. doi:  10.1186/1745-6215-11-97

[2] C D Pandya et al, Transglutaminase 2 overexpression induces depressive-like behavior and impaired TrkB signaling in mice,Molecular Psychiatry, 13 September 2016

[3] Leonie Welberg,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12, 435 (August 2011) | doi:10.1038/nrn3072, Psychiatric disorders: The dark side of depression

[4] C L Raison, and A H Mille, The evolutionary significance of depression in Pathogen Host Defense (PATHOS-D), Molecular Psychiatry, 31 January 2012

[5] Laura Pulkki-Råback et al., Living alone and antidepressant medication use: a prospective study in a working-age population, BMC Public Health2012

Tori Rodriguez, Therapy in the Air ,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November/December 2011)

[6] Reut Avinun et al. Hariri. Reward-related ventral striatum activity buffers against the experience of depressive symptoms associated with sleep disturbance.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017 DOI: 10.1523/JNEUROSCI.1734-17.2017

[7] David Nutt, Sue Wilson, and Louise Paterson. Sleep disorders as core symptoms of depression. Dialogues Clin Neurosci. 2008 Sep; 10(3): 329–336.

[8] Elaine M. et al. Meta-Analysis of the Antidepressant Effects of Acute Sleep Deprivation.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2017; DOI: 10.4088/JCP.16r11332

[9] DJ Hines, LI Schmitt, RM Hines, SJ Moss and PG Haydon. Antidepressant effects of sleep deprivation requireastrocyte-dependent adenosine mediated signaling.  Transl Psychiatry (2013) 3,e212; doi:10.1038/tp.2012.136

[10] Pilyoung Kim, and James E. Swain. Sad Dads Patern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Psychiatry (Edgmont). 2007 Feb; 4(2): 35–47.

[11] Liu yi Lin,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SOCIAL MEDIA USE AND DEPRESSION AMONG U.S. YOUNG ADULTS. Depression and Anxiety, 2016; DOI: 10.1002/da.22466

[12] Wei Cheng,  et al., Medial reward and lateral non-reward orbitofrontal cortex circuits change in opposite directions in depression. Brain, 2016; aww255 DOI: 10.1093/brain/aww255

[13] Stelzer 29th annual 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Convention.

[14] Xueyi Shen, et al. Subcortical volume and white matter integrity abnormalities in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findings from UK Biobank imaging data. Scientific Reports, 2017; 7 (1) DOI: 10.1038/s41598-017-05507-6

[15] Andrew G Reece, Christopher M Danforth. Instagram photos reveal predictive markers of depression. EPJ Data Science, 2017; 6 (1) DOI: 10.1140/epjds/s13688-017-0110-z

[16] K. A. Ryan, et al.,  Shared dimensions of performance and activation dysfunction in cognitive control in females with mood disorders. Brain, 2015; 138 (5): 1424 DOI: 10.1093/brain/awv070

[17] Leandro Z. Agudelo, et al., Skeletal Muscle PGC-1a1 Modulates Kynurenine Metabolism and Mediates Resilience to Stress-Induced Depression. Cell, September 2014

[18] Raymond W. Lam, Anthony J. Levitt, MBBS; Robert D. Levitan; et al Erin E. Michalak,  Amy H. Cheung, Rachel Morehouse, Rajamannar Ramasubbu, Lakshmi N. Yatham, MBA; Edwin M. Tam,

[19] Efficacy of Bright Light Treatment, Fluoxetine, and the Combination in Patients With Nonseasonal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Psychiatry. 2016;73(1):56-63. doi:10.1001/jamapsychiatry.2015.22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benb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针对抑郁情绪:
正确认识抑郁心理问题,不可给自己太大的负担。很多人都觉得抑郁是一种很难诊治的心理疾病,事实上,他只是一种悲观的情绪。当你把这些坏情绪不断转移后,你的情绪就会豁然开朗了。
哭泣:在心情抑郁的时候,哭一哭,其实是对自己内心情绪的一种释放。据说女人比男人长寿,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女人爱流泪,可以将内心的负能量通过哭泣排遣出来,减少心身的压力,和精神的障碍。
倾诉:跟自己的心灵对话,明确自己抑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所有的问题只有从根本上解决,把自己的心结彻底打开,才不会有反复无常的抑郁情绪。和知心的朋友说说话,把心中的苦闷倾诉一番,你需要的不是朋友帮你解决问题,而是他的倾听,虽然没有逻辑,没有重点,只是随意的表达,把所有的心思坏情绪,全部排遣出去,你会觉着,心情会轻松很多。
心理咨询:如果抑郁情绪持续时间超过2周,尝试过自我调节依旧没有效果,建议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好好的说说自己心理想要说的话,心理咨询师会主动的帮助你调节自己的心理疾病,让自己很快的摆脱这种烦恼。
如果你的抑郁情况并没有好转,并且持续时间较长,建议药物治疗与心理咨询相配合。
我们燕园博思心理咨询中心成立已经有15年,沉淀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咨询师,不管在咨询范围的各个领域,做咨询其实还是需要找到适合你的咨询师,目前我们已签约咨询师也有100多位了,所以希望能给您提供到帮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i198621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功的代价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一个老焦虑抑郁症患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活跃网友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6-2022 CTLIV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兔生活网  小黑屋|GMT+8, 2022-8-12 00:57